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仙不由己 > 第七十章 準備(二)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一拍儲物袋,手中出現一個玉瓶,這是最后一瓶黃精丹了。他有些懊惱,剛才實在是太沖動了,竟然將所有的凝氣丹和靈石都用光了,浪費了最起碼三分之二。
        丹藥真的是好東西,省了自己打坐調息的時間,就連戰斗時使用,也能快速恢復實力,從而立于不敗之地。
        丹藥,符箓,陣法……看來每一門都博大精深,妙用無窮。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寧北川也能理解了贏天嬌他們談到宗門時的無限向往,宗門內,丹藥、符箓、法器,功法都可以兌換,或者被賞賜。不向散修,兩眼一抹黑,只能靠探索遺跡或者打家劫舍才能獲取自己的機緣。
        嚼了兩顆黃精丹,寧北川的氣血快速恢復了一些,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,咧開嘴笑了起來。
        現在終于可以修煉“修”術了,萬植寶典中第三個術法,也是記載中唯一一個帶有攻擊性的法術。這么法術對于靈氣的要求非常高,只能突破到練氣三層才能夠使用。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剛開始時還對長青功,吞天功,萬植寶典產生質疑,把無崖子氣的吹胡子瞪眼,現在想想真的是“無知者無畏”,逐漸了解深入之后,才知道這個傳承的可怕。
        “澆”“拔”“修”三術看著簡單,但誠如無崖子所言,這是長青門所有術法的根本,只有熟練掌握以后才能探究更高深的術法。況且,這三術本身就強大無比,比寧北川掌握的上品法術“烈雨”還要高深,以他目前的眼力,自然看不出深淺。
        有了對“澆”“拔”兩個術法的研究,對于“修”術的參悟并沒有那么難。
        一炷香過后,寧北川食指和中指并指,體內靈氣噴涌,上面竄出一道三尺長的碧綠色靈氣,外形如同一把綠色長劍,夾帶著一股鋒銳的氣息。
        手指在艾葉花紋玉石鋪成的地板上輕輕一劃,綠色靈氣長劍如同切割豆腐一般,插入地板之中,沒有發出任何聲音。要知道艾葉花紋玉石乃是趙國最為堅硬的玉石,即使是削鐵如泥的寶劍劈砍在上面,都不能留下任何痕跡。
        果真強大!寧北川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,旋即掏出一張金光符,在面前撐起一道金色光弧,手中綠色靈氣劍輕輕一斬,金色光弧沒有任何阻礙被斬成兩半。
        這道下品金光符,原本可以能抵擋練氣三層修士全力一擊,沒想到這么輕松就破碎了,怕是練氣六層修士的靈氣護罩也能輕松斬破吧。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驚喜不已,旋即一陣咋舌,這“修”術不能離體釋放,近戰才能發揮作用,這便有很大的限制了。只有向妖獸那般強大的肉身,才敢正面廝殺,修真者法力通玄,肉身孱弱,近身廝殺無異于送死。
        不過傳聞有修士利用秘法修煉肉身,和妖獸一般無二,十分了得,此刻在配合這“修”術,那可真的天衣無縫。
        修煉成“修”術以后,寧北川便回想起血遁術這一門秘術。
        血遁術在前往云州之前必須要掌握的一門秘術,黑色木馬寧北川不打算在使用了,因為日后他想參悟其中的符文。
        白九這幾日跟寧北川介紹符箓的時候曾經著重提到過,符箓的應用是變化多端的,十分珍貴,甚至比一些秘術都不遑多讓。
        這一點,寧北川也深有體會,在和水元象斗法時,也是依靠符箓進行周旋。戰斗過程中直接丟一張符箓過去,比自己累死累活戰斗要輕松的多。就算是低級符箓,一下扔出去上百張,筑基修士也要避其鋒芒。
        要想以小博大,光靠勇氣還不行,還得有謀略和算計,而支撐謀略和算計的便是手段了。
        白九曾言,永朝一級宗門黃楓谷有一位弟子,名喚蔡徐乾,練氣六層便斬殺了一個筑基中期的散修,聲名鵲起。他便是一位制符高手,據說直接用符箓硬生生耗死了筑基中期的修士,是個天才。  
        李元留下的那本《符遺》寧北川現如今還沒有時間翻閱,等此間事了,定要好好研究一番。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黑色木馬上面的符文,寧北川覺得非常不簡單。
        遁逃的速度奇快,而且還不傷及元氣,不似血遁術,一身精血要損耗干干凈凈,還損傷根基。就算是寧北川能夠恢復,估計極限只能施展三次,超過三次就身體就扛不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當然,這都是以后的事情,符文之道可沒有這么容易便能悟透,不僅需要天賦還需要大毅力。
        去!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長喝一聲,手中掐起一道法決,開始運轉血遁術。猛地剎那,他整個人膚色泛起一道紅光,隨后從血液從毛孔中不斷地滲透出來,看上去十分恐怖。不一會,就見他染成一個血人。
        隨后血液脫體而出,在面前形成一個圓形的血盤,血液在圓盤內旋轉,圓盤外圍是一圈黑光,散發著一種黝黑深邃的感覺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血色的通道一樣。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豁然起身,臉色慘白,身形消瘦,好像是被狐貍精吸干了精元。此刻他略帶渾濁的眼神凝望著血盤,毫不猶豫直接邁了進去。
        而從外面觀看,隨后整個人被吸進了血盤之中,隨后化作到一道血色閃電,“嗖”的一聲破窗而出,朝著皇城外沖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五個呼吸!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瘦弱的身影慢慢在皇城外中顯現出來,心中有了比較。血遁術五息時間,二十里。而黑色木馬,十息時間,三十里。相比較而言,血遁術速度還要快上一絲,但是距離確實有所縮短。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只要不是面對筑基期的修士,寧北川即使不敵,如今也有信心立馬遁走。況且自己能夠施展三次,在別人的意料之外,有心算無心,保命的幾率更大了。
        寧北川沒有返回皇城,而是用“修”術挖了一個山洞,就地恢復起來。此地在一片密林之中,又恰逢夜間,也不怕有人來打擾。
        學會了“修”術和血遁術之后,寧北川對于云州之行更加的有底氣了。
pk10二期人工计划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