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玄幻小說 > 南宋異聞錄 > 第199章 飛蛾撲火
 楊瀚在澤衍園中再度見到了徐諾,還有唐詩、巴圖、蒙戰等人,此時這些人各自代表著一方勢力,而這些勢力顯然是要以楊瀚為紐帶,開始逐鹿之戰了。

楊瀚跪坐在上首,看著肅然跪坐于面前的眾人,雖然他才過來沒多久,可是再想起曾經的一切,那臨安、那建康,仿佛一夢。

從現在起,他將不得不為了生存而戰,不得不扛起三山楊氏的責任了!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他能做的,就是盡量地利用自己的優勢去主導這一切,才不至于隨波逐流,淪為傀儡。

“吾等,三山徐家、三山巴家、三山蒙家、三山蘇家、三山李家……愿奉瀚殿下為王,助殿下一統三山世界!”

唐詩和蔡小菜、譚小談站在一旁,她們是親眼見證了這場簡陋而莊嚴的儀式的旁觀者,也只有他們三人,親眼見證了天圣楊家復興的第一幕。

“殿下,時間緊迫,但是再簡陋,也需一個稱王的儀式,何況我等還需回去各自有所準備,有些住處較遠但也忠于殿下的部落,還需派人前來,所以稱王之期,定在七天之后。”

“這個你們來操辦就好。

我們要一統三山,必須得在一段時間內不能叫三大帝國得到消息,這件事,你們可有把握封鎖住?”

徐諾沉聲道:“這件事,請殿下放心交給我們徐家來辦。

我有把握,不讓消息傳出三山。”

楊瀚深深地凝視了徐諾一眼,徐家若有能力封鎖三山洲的消息,那是不是也就意味著,其實徐家有很大的力量可以控制整個三山洲?

只是他們的獠牙一直深藏著不曾探出來?

蒙戰道:“上個月,三大帝國聯查團剛剛來過三山,要到明年這時,才會再派人來。

官方的聯系上,我們控制得住。

只是,商賈往來怎么辦?

還有諸多的部落,如果有人知道了消息,且想泄露出去……”徐諾淡淡地道:“家兄是被人刺殺的,刺客殺人后就逃之夭夭,下落不明了。

我徐家封鎖三山,查緝兇手,不許人擅自進出,這個理由,應該能誑得一時,為殿下爭取時間了。”

蒙戰微露恍然之色,不錯,這倒是個說得過去的好理由。

唐詩適時地插口道:“還有我們唐家,一旦達成聯盟,我們唐家也會幫忙,短時間內隱瞞消息,不是問題。”

楊瀚輕輕點了點頭,蒙戰道:“還有一事,我等既然達成協議,共同奉瀚殿下為王,殿下今后該常駐何方呢?

你們徐家是后族……“蒙戰看了眼徐諾,微笑道:“而且瀚殿下已經答應冊立七姑娘你為王后了,殿下再住在你們這里,只怕不妥。

不如迎去我蒙家如何?

“徐諾臉兒微微一紅,她再大方,當著未來的夫婿被人說起這個,總有些不好意思的。

不過在這件事上,她可不想相讓,徐諾啟齒一笑,道:“欲行大事,何拘小節?

殿下的居所,須得絕對安全。

這三山洲上還有比我徐家堡更具銅墻鐵壁的所在么?

我徐家已決定將一切交給殿下,這徐家堡,當然也要改一個稱呼,可以做為殿下的王城!“巴圖大聲道:“我等現在應該一致對外,若是這時候還彼此戒備著,還談什么精誠合作?

你們兩位也不必爭了,若是對彼此都不放心,殿下可以去我巴家,我巴家居處險要,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,定可保殿下無恙。”

唐詩冷眼旁觀,心中暗暗冷笑。

她就知道,這些人之間的隔閡不會那么容易就解決。

這也是她放心與三山洲合作的原因,待來日她的父親取瀛州皇室而代之,那就是一國之主,而三山洲,縱然有楊瀚在,只怕也是一盤散沙。

能夠役使龍獸,確實非常厲害。

可是,當年的三山皇室擁有龍獸這等戰爭利器,還不是一夕之間土崩瓦解?

唐詩從不覺得有了這樣的本事就能無往而不利。

再強大的堡壘,只要內部出了問題,一樣會傾刻間分崩離析。

“你們不要爭了,我不留在徐家,我也不去蒙家、巴家!”

楊瀚一錘定音地道:“我去咸陽宮住!”

蘇長老呆了一呆,失聲道:“殿下,咸陽宮……早已不復存在了。”

楊瀚道:“我的人在,咸陽宮就在!那宮殿不復存在,總有一天,我們可以再建起來。”

他望向前方,目光有些悠遠:“你們都不曾見過那真正的咸陽宮是如何的恢宏,但我見過,總有一天,它會在我的手中,重新建立起來!所以,現在它只是一處茅屋,正好,可以激勵我臥薪嘗膽!”

徐諾和蒙戰等人對視了一眼,只微微一轉念,便齊齊俯首道:“臣等遵命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明日楊瀚就要移駐咸陽宮,并且前往巴氏、蒙氏等部落視察。

而今晚,各部長老不約而同地留在了澤衍園。

共同輔佐楊瀚,重建三山,這個大政方針已經確立下來,可是各部落具體都要做些什么,拿出些什么,換取些什么,這些事依然要由各部落進行更詳細的談判。

擺在臺面上的決定,永遠都是暗中博奕之后的確定,這個過程,才是至關重要的。

唐詩是不能參與這些不宜為外人所知的事情的,所以她的客居堂屋中,此刻就只有她和蔡小菜、譚小談兩個心腹,三人喝著清茶。

唐詩呷了口茶,這茶微帶苦意,比起瀛州京都的茶實在是差遠了:“我已經和徐諾談妥了,徐家希望在楊瀚稱王冊后之后,再派人前往瀛州,所以,小菜啊,到時候你跟他們的人一起回去,把此間的事情詳細稟明我的父親!”

蔡小菜頓首道:“是!小姐昨夜潛出,沒有得到六曲樓的幫助么?

“唐詩微笑道:“六曲樓的消息,應該已經送出去了。”

譚小談松了口氣,道:“既如此,小菜姐晚回去幾天也不打緊了。”

唐詩搖頭道:“不然!木下親王一直對我父親懷有戒心,在他步步緊逼之下,家父迫不得已,已經想要搶先動手了。”

唐詩看了看蔡小菜和譚小談:“其實……這次父親派我來與徐伯夷接洽的真正目的,是希望他馬上出兵,牽制木下親王。

只要徐伯夷答應,寧可答應將我嫁入徐家,不然,你以為他徐伯夷敢對我那般放肆?”

唐詩冷笑:“他那時,已把我當成他的妻子了!“譚小談動容道:“大將軍這么著急,難不成準備馬上動手了?”

唐詩點了點頭:“不錯!木下親王正與幾位大權在握的將軍頻繁接觸,恐生異變。

父親擔心錯失一著,步步皆錯,所以本打算趁木下親王回京參加昏君的壽誕這個機會發動兵變,把他們一網打盡。

可是那昏君雖然無道,國力卻尚未衰微,民心也尚未喪盡,木下親王手中更有三十萬百戰精兵,不容小窺。

尤其是京畿地區的衛戍部隊大部分還是忠于皇室的。

“唐詩苦笑了一聲,幽幽地道:“家父雖然苦心經營了多年,如今也只是攙了些沙子進去,對京畿衛戍部隊還未達到有效的控制,這時發作,成功的把握實在不大。

“譚小談目光一閃,脫口道:“如今三山洲出了這樣的大事,等于為大將軍爭取了時間。

木下親王一旦知道,針對的人就不是似乎有反意的大將軍,而是實實在在來自于三山洲的威脅了。”

唐詩頷首道:“不錯!所以,我通過六曲樓主送回的消息只有八個字:偃武息戈,靜待機變!家父看了一定會明白,我這么說必然有重大變故,可是不讓他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,他縱然等待,也不會太久。”

唐詩說到這里,冷笑一聲,又道:“六曲樓的確是神通廣大,但我信不過他們,楊氏后裔出現的消息,縱然是用了我唐家獨門的保密手段,我也不敢在書信中明言,所以還是要等小菜回去,詳細稟報于我父親。”

譚小談摸著胸口,苦起小臉兒道:“既然如此,我和小姐就得等大將軍獲悉消息,再與這個楊瀚達成協議才能回去了?”

唐詩睨了她一眼,道:“怎么?”

譚小談呻吟似地道:“人家好想念我們京城的鐵爐油饃,油潑米皮啊,在這兒整天的不是海產就是獸肉,主食就只有稻米。

可憐我的胃啊……“唐詩板著臉道:“等父親的消息送來,我就會回去,而你,還是要留下來,從此做為我唐家和楊瀚之間的聯絡人,你要留在他的身邊,給我盯緊了他,這個人對我們的作用很大。

“譚小談摸著胸口的手一下子停下了,臉色呆滯半晌,突然直起腰兒來,一臉忠心地道:“大小姐,我不怕辛苦的,不如七天之后,就讓我回京都去見大將軍吧,這兒交給小蔡姐姐好了。

“唐詩淡淡地瞟了她一眼,道:“小菜沒你心眼兒多,也沒你會裝模作樣,你留下,給我看住那個楊瀚!“蔡小菜偷笑地捂住嘴,向譚小談飛了一個媚眼兒,譚小談捂緊了胸口,痛苦地呻吟道:“大小姐,我會餓死在這里的。

“唐詩沒理她,推開窗子向外望去,一輪明月已經升起,夜色早已籠罩了大地。

唐詩喃喃地道:“楊氏重現,三山將出現五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這個楊瀚,在這場變局之中至關緊要。

只是不曉得,他能走多遠!“一只飛蛾,在唐詩開窗之后立即飛了進來,撲向桌上那盞燈,可還不等那飛蛾斂翅落在燈上,譚小談正撫胸的手就微微一抬,指間瞬時出現一抹毫光,那是一根閃著藍光的牛毛針。

針尖一閃,精準地刺穿了飛蛾的身體,還不等那飛蛾的尸體落地,譚小談指尖的針已不見了身影,譚小談重新撫著胸口,愁眉苦臉、有氣無力地道:“我想吃面,我好想吃一口面……“蒙家嶺上,一身靛青色勁裝的白素收拾停當,向小青打了個手勢,小青一點頭,縱身就躍上了屋脊,趁著暗中盯梢的人下意識地往屋脊上抬眼的功夫,白素像只貍貓兒似的,一翻身就滾過了后窗,沒入了夜色。

她,開始行動了。

 
pk10二期人工计划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