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玄幻小說 > 永夜支配者 > 第十四章 凱瑟琳
    凱瑟琳今年十四歲。她雖然算不上十分漂亮,但卻有這個年紀女孩獨有的朝氣何活力——

    紅色卷發凌亂地披散著,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;略帶嬰兒肥的臉,翠綠的杏眼,長而上翹的睫毛,一雙小酒窩,再加上她特別愛笑,看上去總是無憂無慮。

    作為埃薩帝國南部小鎮橡樹鎮的一個農夫的獨生女兒,凱瑟琳確實在父母的寵愛下長大,從未操心過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除了學校里的算術課之外,她幾乎沒有任何煩惱。

    不過今天是休息日,她不需要做算術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她正蹲在自家的麥地旁邊,手中拿著一片吃了一半的面包,同時盯著藏在灌木叢中的一只消瘦的花斑貓。

    “喵喵,”她的眼睛瞇成月牙,嘴角上揚,努力模仿著貓的叫聲,“開飯啦!這是我今天的午餐,專門留了一半來給你嘗嘗。”

    那只消瘦的花斑貓瞥了她一眼,似乎仍然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“喵喵,別怕,”凱瑟琳干脆抱著膝蓋直接坐在地上,“你知道,我不會傷害你的。畢竟……我們可是老熟人了,對吧?”

    花斑貓猶豫了片刻,最終還是緩緩地走了出來,來到了凱瑟琳的身邊。

    今天,這只貓根本沒有半點貓該有的輕盈敏捷,反倒笨拙遲緩,像個不小心扭到腿的老奶奶一樣。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凱瑟琳一邊說著,一邊伸出手,把這貓的毛揉亂成了雞窩,又耐心地將其重新理順。

    接著,她從口袋里掏出了紗布、藥水和剪刀,開始聚精會神地給貓包扎傷口。

    “早就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要隨便去踩我家后院的捕鼠夾,”她輕聲說道,“瞧瞧你現在,又把自己弄傷了,搞得自己抓不到老鼠,瘦了這么多。唉,你可真是一只蠢貓咪啊。”

    花斑貓“喵嗚”地叫著,酒精淋在傷口上讓它感覺很疼痛,但它并沒有反抗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時候,凱瑟琳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差點兒把她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花斑貓也嚇得抖了抖尾巴。

    凱瑟琳抬起頭,隱隱約約看見一個龐然大物自天而降,正正地落在自家的麥田里。

    在烈日的照耀下,麥田上翻滾起一陣又一陣的金色波濤。

    從驚嚇中緩過神后,凱瑟琳心頭涌起了強烈的好奇心,讓她非常渴望知道麥田中究竟發生了什么奇怪事情,竟然產生了這么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不過她并沒有急著離開。

    她仍然坐在地上,耐心地給花斑貓涂了藥,用紗布包扎好傷口,這才拎著裙擺,緩緩站起身。

    這時她的裙子上已經沾了不少泥土,可她卻渾然不覺。

    “喵喵,以后一定要小心啊,可別再去碰捕鼠夾了!”她對著花斑貓反復叮囑了好幾遍。待那貓露出不耐煩的眼神,她才笑了笑,哼著小曲,一蹦一跳地朝著麥田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,艾倫正靜靜躺在金色的麥田里,在烈日的曝曬下,貪婪地吮吸著信仰的力量。

    雖然幾分鐘前,他從高空摔落在麥田里,摔得渾身疼痛,但奇怪的是,他的身上不僅沒有傷口,甚至連半點淤青都沒有。

    而且,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信仰之力的涌入,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覺到,自己身上的痛覺正在像退潮一樣,一點一點地消失。

    這讓他感到很是驚訝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為,黑色晶石的作用,僅僅只是大幅度增加了他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難道黑色晶石也有強化身體的作用?

    或者……這具身體在與神格融合之前,本身就有特殊之處?

    懷著疑惑的心情,艾倫開始在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中尋找答案——

    他發現,身體原主人雖然也跟其他同齡人一樣,常常爬高上低,頑皮搗蛋,但從未真正受過什么傷,甚至從小到大幾乎沒有生過病。

    而且,他至今依舊清晰地記得黑暗之神在藏書閣禁書區說過的一個詞——

    “神格的容器”。

    他的腦海中隱隱約約地冒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想。

    不過這并不是最為緊迫的問題。艾倫并沒有接著想下去。

    他開始凝神思索自己接下來的計劃。

    實話實說,當他的信仰之力枯竭,又遇到了空間通道斷裂這種極為偶然的事件的時候,他甚至已經懷了閉目等死的心情。

    那時候,他覺得光明女神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想,絕對不是他可以匹敵的。

    他對付光明女神的種種舉動,無疑像是撲火的飛蛾一樣,可笑而徒勞無功。

    然而,當他抵達這座新位面,重新感受到信仰之力的存在后,他悲觀的心情便漸漸消失了,重新變得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他開始嘗試分析當前現狀。

    首先,他想到了那個在位面縫隙中把他救出來的神秘人——雖然因為某些莫名的愿你陰,艾倫記不住他的面孔,也想不出他的名字和身份,但他卻非常肯定,那個人定然非常強大。

    他不僅能在位面縫隙中搭建虹橋,而且能夠抵擋光明女神的神威。顯然,他比一般的傳奇法師要強大得多,甚至很有可能也是一位擁有神格的神秘的強大存在。

    艾倫不知道那人把他救出來,究竟是出于怎樣的目的,以及對方究竟有沒有看透自己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但很明顯的一點是,對方跟光明女神肯定不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艾倫自己雖然只是個弱小的一級魔法師,但他一向很擅長借勢行事。之前他能把亞克·奈爾加大主教算計得死死的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借了法師塔、威廉伯爵、王室、乃至于光明教會本身的勢。

    只要光明女神有勢均力敵的敵人,只要能夠留給他足夠的時間,他相信自己可以在夾縫中成長起來,最終打敗這個看似不可戰勝的強大敵人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艾倫便稍稍地找回了曾經的信心。

    根據他的觀察,他知道,光明女神現在僅僅只是用神力包裹了位面晶壁的外圍,在一點一點地蠶食著位面晶壁,但并沒有入侵到“艾倫·約克位面”的內部——畢竟,這個位面內的所有生物,包括艾倫自己在內,都還好好地活著,沒有那熾烈的光芒被燒成灰。

    他現在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光明女神徹底吞噬這個位面之前,活著回去。

    若有余力,再順便拯救一下這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唉,可憐的伊莎貝拉,”他輕輕地嘆了口氣,“如果我沒看錯的話,她應該沒能逃過那該死的空間亂流吧!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艾倫握緊了拳頭,準備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時候,他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一陣輕快的腳步聲,以及少女愉快的歌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求月票、推薦票!
pk10二期人工计划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