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歷史小說 > 三國之超級御獸系統 > 第373章 為了兩線作戰,積攢獸晶
    關于這個問題,河北文武幾乎都懷疑。

    但是沒有一個人提出。

    原因很簡單。

    袁熙不想讓人知道,一直在以各種理由隱瞞,誰敢萬妄加猜測?

    高覽也怕說錯了話,惹袁熙多疑,因而不敢提出半分疑議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冬季的夜晚是非常寒冷的,凍的人直發抖。

    泰坦巨蟒已經找地方冬眠了。

    為了支援任城方面的戰場,袁熙只有帶著十一頭猛犸象、還有古巨蜥,前往支援。這樣一來,濮陽再無巨獸了。

    “必須盡快收集到獸晶...。”

    袁熙在心里想著。

    巨獸隊伍離開濮陽,在經過一夜的奔跑后,到達晆固、李典的營寨。

    為激勵士氣,袁熙特意帶著巨獸去各處軍營轉了圈,給士兵們鼓舞士氣。

    效果自是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 猛犸象是跟隨袁熙的第一種巨獸,曾立下赫赫戰功。

    士兵們都知道,猛犸象的防御力是十分驚人的,不僅刀劍難傷,連普通強弩,也傷不到它分毫,完全是戰場的移動堡壘。

     有它參加戰斗,軍隊的損失會減到最少。

    激勵完軍隊的士氣,袁熙沒有逗留,直奔河北。

    冀州。

    萬獸園。

    自修建這一處龐大的牧園后,河北各地的官府,每年都會送一些動物過來,一是為喂養巨獸,二是積存動物回收。

    當然,各地的官員們,并不知道動物是用來回收的。

    到了萬獸園。

    隨處可見奔跑的動物。

    看守這里的禁軍,見到袁熙進入萬獸園,頗感驚訝。但一想到,袁熙有四不相,瞬息千里,許是臨時從前線回來的,也就釋懷了。

    “這里誰主事?”袁熙到了禁軍的大帳。

    “回主公,是末將。”從帳內走出來一個魁梧的將領。

    袁熙并不認識他,也沒問他的名字,坐到他的位置上,問道:“萬獸園現有多少動物?”

    “回主公,有兩萬多,都是剛從各地送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把這些巨獸都收集起來,設下祭壇,我要祭天。”

    祭天?

     那將領疑惑:“主公不是剛祭過天嗎?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祭天,沒有祭品,因而前線戰事不順。這一次祭天,我將獻上...。”說到一半,袁熙哼道:“你哪那么多廢話?讓你去辦,你就去辦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將遵命。”

     他很快集結了園中的動物。

    臨時設下祭壇。

    在所有禁軍的目光中,袁熙神情嚴肅、儀態莊嚴的走上祭壇,先說了一番天下勢,乞求上天相助,然后撒血酒,焚香。

    “愿上天憐憫蒼生,收下祭品,助我剿滅曹賊!”說完這話,袁熙走下祭壇,乘四不相在園中飛了一圈,所有的動物都離奇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有了鋪墊。

    禁軍們都以為,園中的動物祭了天。

    也只有這個解釋,才符合現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袁熙牽掛潁川的戰事,回收動物后,連鄴城都沒有進,全速飛往兗州。中途經過濮陽,也沒有停留。

    到了官渡大寨。

    這里是夏侯淵、夏侯惇的軍營,營中有六萬步騎,都是兗州軍精銳。

    袁熙趁夜潛入,飛往后營。

    目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回收曹軍的戰馬。

    這個想法袁熙早就有了,只是擔心,以往用過,敵人會有防備,如果在后營布下伏兵,收取之時,多有不便,也很危險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戰事緊急,袁熙也顧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呼呼...

    進寨之前,袁熙特意囑咐過四不相,不能發出一點聲響。從空中飛過,只引起一陣急促的風聲,吹得底下的樹林,獵獵作響。

    站在寨內的曹軍士兵,警惕性非常高。

    這一陣風聲,都讓他們生疑。

    “你們感覺到什么沒有?剛才有一陣怪風,一閃而過。”

     “感覺到了...。”

     “真是奇怪,哪有這樣吹風的?”

     “不會是gui吧?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議論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 這隊士兵的什長,制止他們:“好好站崗,別說話,當心被將軍抓到,打你們軍棍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。”

    站崗的士兵們立即閉嘴。

    從他們的神情可以看出,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,不僅警惕性高,紀律也嚴明。

    吁吁...

    飛到后營上空,袁熙看見底下有大量的馬匹。

    從規模的大小來看,應該有上萬匹。

    這早在袁熙的意料中,駐守官渡的夏侯淵、夏侯惇,騎兵的數量在一萬左右,有上萬匹馬出現,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   “成了...。”

    無比欣喜的袁熙,急忙命令四不相,飛到底下去。

    打開御獸系統。

    準備開始收取所有的戰馬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眼看著事情要成功了,卻從一堆草垛里,鉆出來幾個士兵,其中一個士兵的手上,還拿著號角。

    他們見到袁熙坐下的四不相,驚嚇的大叫:“是敵人...。”

    嗚嗚嗚...

    那士兵吹響號角。

    這聲音非常宏亮,能把方圓五里范圍的動物都驚動。營中的曹軍士兵,自然也不例外,聽見號角聲后,拿起武器,準備出帳迎敵。

    “這是暗哨嗎?”

    袁熙在心里大罵了一頓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嗖嗖嗖...

    很快駐守后營的士兵,朝袁熙放箭。

    “唉...。”

    袁熙在心里嘆道:“可惜了...。”眼看著上萬匹馬不能收取,就像到嘴的肉,又被端走一樣,心情可想而知?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都別射了...看把你們嚇的。”袁熙在天上吼道:“你們都聽著。轉告夏侯淵、夏侯惇,我已從河北調來重兵,準備近日攻打官渡,讓他們洗凈了脖子等著。”

    “告辭!”

     袁熙拍了下四不相。

    四不相快速的飛行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曹軍士兵們總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夏侯淵趕來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稟將軍,剛才...袁熙來了,他在我們后營飛了一圈,見我軍勢大,已然離去...。”后營校尉稟報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袁熙會來這里。”夏侯淵一臉的凝重。

     “將軍,袁熙還讓我等帶話。”校尉猶豫,到底該不該跟夏侯淵說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說...已從河北調來重兵,不日將攻打官渡,讓將軍...讓將軍洗凈了脖子等著。”校尉忐忑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真這么說的?”夏侯淵在心里想:“難道袁熙真要攻打官渡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將軍。”

     夏侯淵沒有責難校尉,快步返回營帳。
pk10二期人工计划稳